陳木

外公的老屋

貌似是母亲的卧室
在这睡了两晚。

“要从它的背后慢慢接近,脚步一定要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