肝作業肝到略微懷疑人生


独脚之鸟
落在我的右肩
“乌有!乌有!”
它叫唤。

今早,我的身體四分五裂
向全世界奔走相告:
這又是嶄新的一天。

……

上完林さん的最後一節課
感覺失戀

總覺得大樓在上升

突然間意識到了自己的孤獨
繼而發現遲鈍是人類的保護罩

天生敏銳,才習得愚鈍

嗯…妄念

下一場雨

撐一把傘

突然想起這篇課文,不知為何
長大之後很少這麼玩了。

星星墜進山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