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次是竹筐
每一次是石頭

看著月亮慢慢下降

派對

我好怕
全世界背對著我的人
突然轉身🎉
給我一個surprise

我要

大喜 大悲
可以嗎

犬子

背後的小孩喊道:
「好大一隻蝸牛啊」
我想 他一定指著我

我有時候覺得我像一台運作的機器
喀嚓喀嚓

外公的老屋

貌似是母亲的卧室
在这睡了两晚。

拾獲一隻
西柚味的獨角獸

好無力

卵生

翻出一些舊畫,慢慢整理起來。